当前位置:小燕子目录网站 » 站长资讯 » 资讯文章 » 文章资讯 »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

【地狱录】第二章:戾血性剿帮灭派

来源:西楼寻梦博客 浏览:22次 时间:2019-05-22

西楼寻梦

  一长袍老者——正是在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观看黑衣人与白衣人交战被称为‘帮主’的那位灰袍老者,大喝道:“一个不留”数十人闻言大肆撕杀。那些小丐哪是这些人对手。只一交手,不死即伤。一阵痛杀,除十数名武功底子稍高的乞丐暂保住命外,其余都遭残害。舵主肖玉坤吃惊望着数十人,苦涩问:“阁下哪道上的?我们扪心自问,丐帮从没做过对不起武林不益之事。何故夜挑我丐帮?”

  长袍老者嘿嘿冷笑几声,不屑道:“要宰你们,何须原因,现在武林,举目看去,哪个敢于本王争雄?区区丐帮算什么,今夜挑你丐帮,后天便是少林,武当。”

  肖玉坤苦笑道:“有胆子报出万儿,丐帮定与你们决战到底!”

  “好,好,很好”长袍老者及另四人已站在肖玉坤面前,另四人一少左眉,一少右眉,一腰挂金刀,一要挂银剑。这一现身,令肖玉坤掉了一半魂。这五人作为丐帮舵主,他当然认识。长袍老者就是当今武林刚崛起的‘地狱帮’帮主‘琐命猎王’邱天鹤。传言其武功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摩下有四将,也是了不得。既左右二使和天地二法王。少左眉者是天法王乜坤,人称“纳命鬼手”少右眉者是地法王尤龙,人称“人间判官”腰挂金刀者乃右使“古怪刁钻”古大意。腰挂银剑者乃“刁钻古怪”刁小心。天地法王乃东夷高手,左右二使是北胡高手。这四人无一不是当今绝世高手。竟都臣服于“琐命猎王”邱天鹤摩下。实让人心惧。言传‘地狱帮’还有‘五先锋’‘十堂主’‘三十香主’‘八百人员’皆是亡命之徒。但武功却非常高。建帮目的就是统一武林。使少林,武当等派变成人间地狱。”

  肖玉坤收起惊恐,强装镇定:“丐帮与贵帮并无地盘之争,邱帮主何故赶尽杀绝呢?”听口气似在请求邱天鹤手下留情。

  邱天鹤一听,狂笑道:“哈哈哈…不行啊,小肖啊,本王不杀你,着实不放心呀。你还是死掉算了。”听他口气,似在讨价还价。

  肖玉坤闻言,恼羞成怒,将心一横,道:“邱帮主,别欺人太甚,自建帮起,丐帮还未怕过谁。刚才所言,不过是警告你,不要失去彼此感情,既如此,肖某不才,向邱帮主讨教一二。”

  左使刁小心道:“你还不配与我们帮主交手,让我取你狗命。”话毕,抽出一尺长的银剑,划出几朵剑花。脚底抽空,油步射向肖玉坤。肖玉坤身为丐帮七袋长老,武功自是不弱。见刁小心一剑刺来,左掌拍出,暗使真气,逼住剑势,右手划一圆圈,一招‘降龙十八掌’‘吭龙有晦’拍出。刁小心存心想试试‘降龙十八掌’的威力。当下,把内力提到十成。硬接‘吭龙有晦’‘乒’两人一对掌,红光一闪,二人皆退向后。刁小心退了三步,方才站稳。整条左臂酸麻不已。肖玉坤更惨。一个磕绊,差点倒地。五脏六腑似火烧般疼痛,几次欲吐血,硬生生将血压住。豆大汗珠已一出一渗出额头。

  刁小心赞道:“‘降龙十八掌果然了不得,刁某算是见试了,来。再比试比试。”

  肖玉坤虽知不是刁小心对手。也不得遇敌退缩。朗声道:“好,肖某也向刁左使讨教几招。”

  两条人影跃到尚未烧到的屋顶上。肖玉坤手持打狗棒一连三招分上中下三路打向刁小心。刁小心不敢大意。戒心应付。没摸清对手招路,他也不敢太放肆。十数招刚过,猛听院内不断传来惨叫声。肖玉坤陡然心凉。惨叫声是那么熟悉,那么凄凉悲惨。右手一抖,竹棍横空一扫,一招‘恶犬拦路’上下翻飞,再一招‘飞龙在天’同时打向刁小心。趁刁小心化解之际,向下观看。十数个小丐被古大意,乜坤,尤龙杀个干净。这一分神,刁小心伺机一个凌空翻,窜到他背后。手中银剑运斤成风直刺肖玉坤后心。

  肖玉坤忽觉背后凉风袭来,借力硬向前跨出丈远。虽没被银剑刺中。却吃了刁小心隔空重重一掌。闷哼一声,向下摔落.

  ..

  悠然,一道人影以一泻千里之速,快速拦腰抱住肖玉坤。半空一个借空翻筋头又跃到房顶。正欲脱身,突闻一声:“要走,先问问我刁小心愿意否。”黑衣蒙面人冷眼看去,刁小心已将他去路拦住。

  “找死”黑衣蒙面人从口里崩出两个字。扛着肖玉坤,右手攻向刁小心,十招已过,蒙面黑衣人无心与他交手。见刁小心一掌拍来,也不躲不闪。右手运斤成风,提出十成真气,隔空迎过去。“嗵”两掌相碰,刁小心一声厉叫,飞落在地。黑衣蒙面人也摔在屋脊上,压碎不少瓦砾。“飕”一道人影袭向蒙面人,蒙面人一个打滚。放下肖玉坤,站起身来。只交手十几招,蒙面人哪是那人对手。胸口中了一拳,闷叫一声,向天地二法王那边落去。两位法王见此大喜。各右手贯满真气,待蒙面人摔下来,再补上一掌,保证蒙面人不死也活不了多久。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黑衣蒙面人从斜空掠来。身法快速绝伦。两位法王只觉眼前一花,第一个蒙面人已不见了。

  刚才打伤第一个蒙面人的便是‘琐命猎王’邱天鹤。见又来了个黑衣蒙面人也有点惊讶。

  第一个蒙面人向刚才救他那个蒙面人道:“多谢相救”

  另一蒙面人淡淡道;“一点小助,何以言谢。你想法带肖舵主先走,我先缠住邱老贼。”

  第一个蒙面人不放心:“你一人怎是他们对手,太过危险了。”

  “放心,赢不了他们,逃走应该没问题。相信我。”另一个黑衣蒙面人似有十分把握。

  “那。。。你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另一个蒙面人说至此,身影一闪,飘落院中。邱天鹤也飘然落下,问道:“你是谁?胆敢破坏本王计划!”

  “你的敌人”黑衣蒙面人一字一顿道。

  金光一闪,已刺向黑衣人,来者正是右使‘古怪刁钻’古大意。蒙面人右手陡然成爪形,待古大意金刀离小腹不到一尺,一记小擒拿手法抓向古大意拿刀之手脖。古大意大惊,完全没想到蒙面人会来这手。但他也非泛泛之辈。金刀向上一挑,盗尖来刺蒙面人手掌。蒙面人陡然收手,双手一绕一推,一道气体撞向古大意。与此同时向后暴射而退。古大意哪里知道。蒙面人之所以抓他受脖,是要他不得近身,再双手推出气体,逼住古大意才好伺机脱逃。古大意一时没想到这一点,倒让蒙面人脱逃。正待追赶,邱天鹤早已追向蒙面人。一连打出三记重拳。令蒙面人不得不停身接招。好像蒙面人武功不俗。三拳接过,竟无事,又想开溜。邱天鹤哪里让他就此离去。双手陡然张开,抓向蒙面人黑巾,蒙面人大惊,抡手挡架,哪知,邱天鹤内力充厚。黑衣蒙面人一抡手,便被邱天鹤左掌扫到一边,整个前身破绽大露。邱天鹤见此,右手变掌为拳。隔空砸向蒙面人胸口。“啊”随着蒙面人一声惨叫,坠入茫茫火海中……

  嵩山,山势峥峥雄俊,傲然陡峭,齐峰怪石,林多叶茂,阴翳蔽天绵延几十里,草清花醚,柏苍松挺,一个字—-“傲”

  此时,阳光普照,却一夜行人打扮之人脚步晃摇。半爬半走,气喘如牛,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一身黑衣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约一刻钟来到嵩山少林寺前,少林知客僧见此刚要行个礼数,莫待祥问事由,那黑衣人吐出两个‘我’字,已晕倒在少林寺门前。

  禅房内,一白眉须老僧双手搭在黑衣人后心“魂门穴”及“神封”“灵墟”穴送出一些灵气。黑衣人悠悠醒转过来,老僧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施主醒了。”

  黑衣人忙道谢:“多谢大师相救,在下乃洛阳东门世家第十代子孙东门小涛。这次来少林,是有一件事要告之主持方丈。”

  老僧惊道:“公子原是洛阳有名的’东门世家‘’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刚才老衲眼浅,没看出来。东门公子来少林,一定不是小事吧?”

  东门小涛问道:“大师法号可否告之晚辈?”

  老僧道:“老衲法名慧心,乃本寺主持!”

  东门小涛大喜:“原来大师就是支持方丈,太好了!咳咳….”

  真气溃散,咳嗽不断。慧心方丈又输送一些真气,道:“东门公子,觉得如何?”

  东门小涛点点头道:“好多了,谢谢方丈大师,大师,前几天我‘东门世家’和‘西门世家’同时满门被灭。想必大师也有耳闻吧?”

  慧心左手不断用手数佛珠,道:“东门世家与西门世家乃武林公认两大世家。老衲耳闻言传两大世家不合。互相残杀!”

  东门小涛忙打断慧心话题:“大师,先不要谈这些。前天晚上,洛阳丐帮分舵被杀个片甲不留,还有,昨天泰山派,恒山派也被人挑灭,大师可曾听说?”

  慧心颔首道:“不瞒东门公子,现在肖舵主和西门公子正在寒寺后厢房休息。他们早公子三个时辰赶来少林,刚才公子前来,老衲刚为他们疗伤完毕。”

  东门小涛甚喜:“西门兄也在贵寺,太好了。大师可否带晚辈见见西门兄?”慧心颔首答应。“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慧心跨步入房,东门小涛随尾跟来。“西门伊朗拜见方丈大师”一黑衣人从内堂走出,向慧心施礼道。

  “西门伊朗”东门小涛叫道。

  “东门小涛,你怎么也来啦!”

  “肖玉坤拜见大师”转向东门小涛道:“多谢东门公子出手相助”

  “肖兄不必客气!”东门小涛道。

  慧心道:“东门公子,刚才说有重要事说与老衲,想必也与西门公子有关联吧?不妨现在说出来!”

  东门小涛自叹一声:“大师,此事凭我们根本不可成功。晚辈想请武当,华山,娥眉,昆仑等派掌门来寺一趟。此事非同小可,关系到武林存亡。请大师帮忙!”

  慧心道:“如此也好,老衲既派人请各派掌门火速到少林。”

  “哈哈哈…”邱天鹤迎天大笑:“张牛鼻子,束手就擒吧!”

  全真教掌门人“火爆手”张一奇看着死伤过半的全真弟子,撕心痛肺,咬牙切齿道:“邱天鹤,你这魔头,竟下手这么狠毒,只要你放过全真弟子,老夫任你处置!”

  邱天鹤又一阵大笑:“张牛鼻子,本王要的是斩草除根,怎么舍得放过他们呢?”

  张一奇拂尘一扫,双袖贯满真气。怒道:“老夫与你拼了!”飞身扑向邱天鹤。

  忽地,两道人影分从邱天鹤身边窜出,迎向张一奇。一黄一白两道寒光一上一下分刺张一奇。张一奇并未退身,一个卷身避开下面白光,拂尘卷向黄光,拂尘与黄光一接触,只见漫天细毛如雨飘落下来。再看张一奇手中拂尘只剩下光秃秃的拂尘杆。张一奇咬牙道:“古右使的金刀果然厉害呀!”

  “嘿嘿…牛鼻子尝到厉害了吧!”古大意得意道。

  “大意,小心!”古大意正得意间,张一奇将手中拂尘杆贯满真气,暗器般射向古大意。一旁刁小心见到,忙大喊。但已经来不及了,何况,距离又那么地近!虽然,古大意极力向一边闪身,还是被拂尘杆穿右臂而过。忙点穴止血,双眸射出怒火。

  邱天鹤向众手下道:“一个不留,宰掉全真教。”

  “啊…啊…”全真教弟子根本不能与“地狱帮”人员相对抗,几招刚过,不死即伤,惨叫声不绝与耳。

  张一奇一张口,一汩鲜血狂喷而出。左右二使,一左一右,一穿透他胸膛,一劈下他左肩。“啪”古大意又一掌印在张一奇前胸。“噗通”一声。甩落在地。双眸圆睁,嘴里,胸口,左肩争先涌血……

  “哈哈哈……”邱天鹤等地狱帮人员狂笑离去。

  一场血战又告一段落。全真教建教三百余年,竟被邱天鹤轻而易举地毁灭。全教七百二十一人,无一人生还。看着横尸遍野,血流成河,肢离手断,人头滚滚。张一奇双眸流出两道泪痕。喉咙动了动,想说些什么,竟喷出一口殷血。头一歪,带着仇恨去啦!毕竟,全真教是在他手中被灭……

  少林会议室,慧心方丈做与大堂正端,众人分两排依次坐落。左一排首座是武当“火极真人”次为华山掌门“草上一绝”颉风,三座为昆仑掌门“勾魂吴钩”聂天海,最后一座者是“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右一排,首座为娥眉“施真师太”次座为丐帮帮主“江蛟龙”项全,三座为崆峒掌门“崆峒神剑”天达,四座为青城派掌门“一闪无影”李克敌,五座为“洛阳刀王”西门伊朗,末座为丐帮舵主肖玉坤。

  丐帮帮主“江蛟龙”项全,年约四十,相貌不凡,看向肖玉坤,道:“肖舵主确定分舵被‘地狱帮’所灭?”

  肖玉坤双手抱拳道:“正是,当时,若不是东门兄与西门兄拼死相救,恐属下已无性命在此啦!”慧心方丈道:“‘地狱帮’建帮前后不足半年,竟有如此实力与胆量。不可不为武林一大祸也。”武当“火极真人”甚是气愤:“难道以我们八派联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东门小涛道:“各位前辈,恕晚辈直言,非我夸敌锐气,败我士气。晚辈虽不才,但晚辈的武功在武林坛上,也有一席之地。”这一点,众人心知肚明,“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的武功不在在座的八派掌门人任何之下。因为东门世家的“封神伏魔”剑法,至今无人能破解。再者,“七剑见阎王”这个封号非一般人所能用的。

  东门小涛看向众人又道:“以我的武功,勉强和邱天鹤的四将之一比个平手。”此语一出,众人大惊。以东门小涛的武功竟只和邱天鹤四摩将之一平分秋色。由此可以想象邱天鹤的武功之高,当今武林,无人可敌啦!

  东门小涛看向众人又道:“以我的武功,勉强和邱天鹤的四将之一比个平手。”此语一出,众人大惊。以东门小涛的武功竟只和邱天鹤四摩将之一平分秋色。由此可以想象邱天鹤的武功之高,当今武林,无人可敌啦!

  慧心方丈问道:“各位可知邱天鹤的武功来历?”众人摇头叹息。他们连邱天鹤也末见过,又怎知他的来历武功呢。当时,只知江湖中又崛起一个“地狱帮”但,大家并没有重视“地狱帮”。对“地狱帮”这个帮会资料了解几乎为零。只知帮主叫邱天鹤,外号“琐命猎王”以及四大将名号。连帮内共有多少人都不清楚,谁又会想到“地狱帮”会突然向武林九大门派发难。且抵无可敌。轻轻松松就灭掉“全真教”“泰山派”“恒山派”以及丐帮在洛阳的分舵,以及其他小帮派。


【地狱录】第二章:戾血性剿帮灭派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