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燕子目录网站 » 站长资讯 » 资讯文章 » 文章资讯 »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

【地狱录】第三章:地狱帮琐命猎王

来源:西楼寻梦博客 浏览:26次 时间:2019-05-22

西楼寻梦


  东门小涛清清喉咙道:“救肖舵主时,邱天鹤曾抓我脸上面巾,我奋力挡架,待他一爪抓来。我浑身劲力仿如泥入大海,无影无踪了。他的武功招式很怪。先是拳,待拳打到半路陡然变成爪,因一爪没抓下我面巾,又变成拳。招式很似三百年前武林狂人天昊的四大霸世绝学之一“宇宙霸王拳”。因我先祖东门一剑曾击杀过狂人天昊。后来将天昊的四大绝学的零碎招式记录下来,晚辈有辛看过先祖这本书。所以猜测一下。当时,邱天鹤虽没有揭下我脸上面巾,确一拳打中我胸口,坠入火海中。还好,邱天鹤很自信。以为我坠入火海必死无疑。连察看一下也没有。便匆匆地离去,我才拣回一条命。”

  话刚落地,只听门外有人道:“这位施主,方丈有要事缠身,无法见施主。施主请在此稍等片刻。”立听有人回道:“我有重要事要禀告我们帮主,敝帮帮主就在贵寺。请大师转告。就说韦斐焦有急事相告。”声音嗓哑,几欲哭出。

  在内之人,无一不是当今高手。方才两人对话,自是听个清楚。“江蛟龙”项全不等韦斐焦把话说完。人影一晃,大步踏空,几起几落,已飞掠到前院。众人随后赶至。

  韦斐焦乃丐帮九袋长老,年七旬,稍瘦,武功在丐帮和项全旗鼓相当。此时,只见韦斐焦浑身带伤,口角溢血。正和一名知客僧解说。项全一声大喝,翩然落足于韦斐焦身边。急切地问道:“韦长老,您。。。莫非丐帮出了什么大事?”

  韦斐焦咋见项全,泪花顺腮流落于银白胡须上。突然向项全下跪道:“帮主,丐帮完啦,彻底完啦,属下有罪啊!没有保护好丐帮。。。。。”项全忙扶他起来,道:“韦长老,有话慢慢说”韦斐焦不起来,哭道:“属下有罪,罪该跪下说。昨天夜里,帮主去嵩山不久,总坛被灭,其余各分舵皆被挑”

  “是什么人干的?”项全几乎为之发狂。

  “地狱帮”韦斐焦呜咽着,硬生生从嘴里崩出三个字。

  “欺人太甚,邱天鹤,我与你势不两立”

  韦斐焦接着道:“昨夜约三更,属下和梅,李,马三位长老熟睡卧房。突然,一声厉叫从梅长老卧房传来。紧接着马长老的卧房里传来马长老的恐颤声:你是谁?想干什么?接着又一声马长老的惨叫。我大惊,正欲飞身掠窗,忽然,金光一闪,刺向我喉咙。我忙用床单抵挡。同时,出右脚踢他小腹,趁他向旁一闪之际。一个旋身,站立起来,大腿一凉一麻,已被那人划伤。我忙用擒拿法招架。几招过后,才看清来人是个光头。但头上两耳处倒有一撮头发,辫成辫子,拿着一把一尺长的的金刀。约过十招,门被打破,抛来一人。摔在桌几上,我一看,正是李长老的尸首。紧跟着,又四个人进来。为首的是个老者。我大怒,大叫一声:“丐帮岂容你们胡闹。”说着一招打向那老者。那老者不躲不闪。随手一摆,我大出去的一拳竟反弹过来。我立即被震的破窗摔在房外的青板上。只觉五脏六腑似火烧一般难受。真气刹间消失大半。我赶紧一个打滚,躲入一旁花丛里面。可怜,弟子们哪是他们对手,不消一刻,便被杀害个干净。那老者见遍地丐帮弟子尸体,哈哈大笑:地狱帮,本王要你成为武林至尊,哈哈……”

  “你可知一拳打伤你的那个老者是谁吗?”东门小涛问道。见韦斐焦露出迷茫神态,自答道:“他就是‘地狱帮’帮主‘琐命猎王’邱天鹤。”

  “啊”韦斐焦闻言不由轻啊一声。随又道:“难道传言竟是真的。”停言看向大家,见众人均看向自己。知道众人也想听听所谓的传言。便讲道:“传言,邱天鹤已习成三百年前武林狂人天昊四大武艺。武功无人能敌啦。只是未曾谋面,故,不知他就是邱天鹤。”

  ‘江蛟龙’项全听此,甚为恨丧,双手紧握,发出咯咯错骨声,好久,双手又缓缓松开。叹道:“如韦长老所说是真,现在连一丝希望也没有啦!”韦斐焦摇头苦叹:“丐帮被灭,连全真教,恒山派也被杀个片甲不留。青龙会,红蝎帮,好汉帮,青蚨派也投靠在“地狱帮”旗下效力。现在武林无一帮可与地狱帮一争高低。哎。。。”

  施真师太愤道:“地狱帮如此横行霸道,连丐帮也被灭,看来,武当,娥眉,以及少林有难了。”

  东门小涛道:“晚辈有一计,或许可行。但不知…”

  “东门公子尽说无妨”不等东门小涛说完,项全便接口道。

  东门小涛朗声道:“东门和西门两世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地狱帮要统一武林,我们的存亡,根本不足为滤。一定是忌于我们两家什么东西或物件。才假于西门刀法灭我东门世家,又以我东门剑法灭掉西门世家。刨根到底,好像问题全出在我和西门兄两人身上。一定是我们对他不利之处。才设计让我们自相残杀。”西门伊朗接口道:“以东门公子话意分析。莫非是让方丈大师和‘火极真人’等联手兴师问罪‘地狱帮’。言语中特别强调我们已身亡。以邱天鹤自恃其大的性格。一定会当着大师们的面前得意地说出所忌我们的东西。”

  东门小涛笑道:“西门兄果然聪明。我要出的计策就是如此。待邱天鹤一说出他所忌我们何物时,就用他所忌之物对付他!”

  众人颔首,表示可以一试。

  洛阳,南城,邱府。九月初一,午时一刻。

  八条人影以一泻千里之速,掠向邱府院中天井。守卫人员只觉眼前一闪,天井已多八人。“阿弥陀佛,邱帮助,嵩山会心以及武当‘火极真人’等有事相见,末经允许,径自进来,还望邱帮主海涵。”声如洪钟,震耳欲聋。用的是少林正宗的狮子吼。

  “哈哈……什么风把你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吹来了。”一阵笑声,从内院传来。陡然,众人看见天空乍现五个黑点,只一眨眼间。五个黑点已飘落在慧心方丈等面前。五个黑点此时已变成五个人来。为首的正是“地狱帮”帮主‘琐命猎王’邱天鹤。后四者乃天地二法王及左右二使。他们的衣着仍于八月十五在生死漠困仙八卦坑时一样。

  丐帮帮主‘江蛟龙’项全,眸露杀机,指着邱天鹤咬牙道:“邱天鹤,你灭我丐帮,又挑恒山派,全真教及东门,西门两世家,又设计让东门公子和西门公子相互惨杀,你好狠毒啊!”

  邱天鹤一脸奸笑,又装作无可奈何模样,叹道:“哎!不毒不行哦,谁叫他们有‘紫金劈地刀’及‘开天墨绿剑’呢。偏偏一个会使‘封神伏魔’剑法,一个会使‘斩虎降龙’刀法。”

  项全道:“莫非,‘劈地刀’和‘开天剑’是你的克星?难怪你要除去西门公子和东门公子。”正如东门小涛所说。邱天鹤是忌怕他们身上的某种东西。才设计让他们相互拼杀。

  邱天鹤向众人道:“各位远道而来,一定劳累了吧!;来人,搬十三张椅子和一张八仙客桌来。外泡十三杯龙井。”

  片刻,院中多了一张长宽各六尺的圆形客桌。桌上整整齐齐摆着十三杯香茗。桌周围也恰好摆了十三张长背椅子,每张椅子又恰好对准香茗而放。好似这整套桌椅就是为了他们而来而专门设计的那般恰好。邱天鹤一马当先,坐与一张椅子上。二位法王及左右二使分坐在邱天鹤左右。

  邱天鹤手指桌椅,道:“何故不坐?莫非怕本王用毒不成?放心,本王要宰你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来,别客气。坐,本王给你们讲讲本王的苦难遭遇。绝对真实。”

  众人闻言,只好坐下。令众人哭笑不得。本来众人是来找邱天鹤‘算帐’的。这样一来。倒成了邱天鹤的朋友亲人一般。又让座又奉茶。橡一家人在一起共餐。

  邱天鹤首先拿起茶杯放在鼻前嗅一嗅,抿嘴品了一口,见除手下四将端茶在喝,慧心方丈等人都末动杯。立即拉下脸不高兴道:“唉,这茶可是精选良品,不用担心,喝过茶,听过本王的故事,本王再一一把你们宰啦!喝茶要趁热才行。”这邱天鹤说话乍这个味!让人好笑又好气又有一点心悸。众人闻言,端杯送到嘴边,牙关咬紧,似在喝,其实,一滴未入。邱天鹤阴狠刁辣,计谋成堆,不可不防啊!

  邱天鹤见众人喝了茶,便道:“这茶如何?”

  清城派掌门‘一闪无影’李克敌攒道:“果然好茶,入口清香冰凉,入肚甘甜火烫。好茶,好茶啊!”

  邱天鹤一听,奸笑道:“是吗?小李,你怎么味觉生病了,本王喝时侧入口苦涩火热,入肚香甜温温!”

  李克敌闻言,冷汗乍现。

  邱天鹤并未再问,抛开原来话题。道:“先听听本王的故事吧。”忽然,邱天鹤面露哭相,悲声道:“各位兄弟,我苦啊!”又令慧心方丈等八人大大吃惊。还以为邱天鹤神经不正常。似三岁孩童般。语无伦次。一会一该称呼。‘各位兄弟’这四个字,确实让八人消化不了。

  邱天鹤不看众人,自言道:“我真的苦啊。我白白浪费了三十年光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呢?到现在我还是童子身呢!”此言一出,众人忍不住,已有笑出声来。但‘施真师太’却脸色现红。低头不敢对视任何人。不听又不行。见有人发笑,邱天鹤还以为他们不信。就提高嗓门说道:“说是童子身吧也有点不合格。三十年前,那时我才二十出头,长的风流潇洒,英俊绝伦。不知有多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因我而做‘鸳鸯梦’可我偏偏爱上一个常年抱病的女子。她长的很美!与我绝对很相配。可谓‘天生一双,地育一对,珠连壁合一佳人’就在我们洞房时……”

  咳咳…说到这,‘施真师太’脸红心跳,虽断了七情六欲,但闻此话,仍奈不住凡心跳动。毕竟,她是女人。所以,她故意咳嗽两下。意思是让邱天鹤不要在说此一段。邱天鹤看向她,有点不愉快:“脸红什么?又没说你”“你…”‘施真师太’只吐出一个你字。不知往下如何说。瞪了邱天鹤一眼。又无奈地低下头。邱天鹤又继续道:“刚过一夜,次日清晨,她便发烧,身子一会儿热,一会儿冰凉。我赶紧找来“药王”郑文通。郑文通为她诊脉后,断定地说:“她中毒了,是“噬心散”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地狱山”山顶上的血蛇之血,胆喂食。除此外,只有解药才行。兄弟我碎挂“药王”名号,却无法配出解药。说来汗颜。”从桌上拿出一张纸条对我说:“这是药单,可暂时压住药性。”

  那“地狱帮”非同凡响,山势险陡,侧棱挺滑。三处皆是万丈深崖,之一处可攀。且呈陡坡形。时又下雪,上去,谈何容易。更让人头痛的是,血蛇只有一条。躲藏严密,一般不外出。抓它,我有点不自信。看着沉迷不醒的她。我决定!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血蛇抓回来。

    谁知,这一去,竟困了我三十年!声已呜咽。停了好久,才又缓缓说道:“山,我是上去了,血蛇,我也抓到了。就正那时,一道白影向我袭来。太快了,当时,我武功平平,再加上捉血蛇又费了不少精力。哪能躲开,胸口被那白影隔空打中。一道强力硬将我撞坠于万丈深崖。我一声惨叫,向下摔落。

     我绝望!我闭目待死!风在耳际划过。“呼呼”震耳。口鼻已吸不进空气。我胸闷难受极了。我彻底绝望。但就正这时奇迹出现了。深崖下。雪铺地竟丈高。所以,我没被摔死。只是中了那白衣人隔空一掌。受了内伤和坠落时划伤一些皮肤。我躺在雪上。如“大”字一般。我头眩,我头痛,我五脏六腑疼。连四肢百骸也疼痛难忍。我想动,却连一节指节也动不了。两天就这样过去了。我仍没有移动半分,我饿,很饿!我又绝望。但奇迹又出现啦!只觉胸口有东西在蠢蠢欲动。后来慢慢向我脸上移动。当那东西移到我脸上时,凉凉地。我勉强睁开双眼。大吃一惊。竟是血蛇。正吐着黑信在我脸上游走。血蛇乃毒蛇之王。一滴血足令百人当场死亡。

    原来白衣人打中我时,血蛇也被掌风扫中,昏了过去。惊两天时间,又醒转过来。这时,血蛇已在我脸上盘旋。当蛇身爬到我嘴上时。我无力地笑了。因为我有希望啦!不等血蛇爬过。我猛张口,将一尺长半寸粗的血蛇咬在口中。疯狂撕咬,血蛇吃痛,蛇信“咝咝”作响。蛇身挣扎扭曲,那种蛇叫的声音简直最可怖之极,你们是想象不到的。突然,血蛇猛张海口,咬向我喉咙。我咬它,它也咬我。呵呵…蛇皮终于被我咬破。

     我大口狂吸蛇血。血蛇同样咬破我的皮肤。也在拼命吸食我的血液。那时,我的模样一定骇人可怕。我狰狞着脸。不停狂吸蛇血。血蛇不断扭动身躯,似乎要将我的脖子缠住。但我咬的更紧。所以,它死定了!由于血流过多。我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嘴里仍咬着血蛇。血蛇已不在咬我喉咙。头垂向一边。显是死去多时。我动了动手,竟有一股力量冲贯全身。四肢又恢复了知觉。我抬手摸脖子,伤口已愈合。但仍有四点小凹坑。当下我就寻思:“莫非是血蛇又让我恢复体力和内力”想至此。把整条血蛇连皮带骨吞入口里,咬碎咽入肚中。

     不一刻,肚中有了反应。先是暖暖地,好爽!后来热热的,开始出汗,再后来,全身火烫,几乎窒息。汗珠疯狂涌出。周围一尺范围之雪立即化为水。肚中似有一条蛇在爬。由小腹向上爬。经过心脏,胃,竟感觉它爬到我的咽喉。最后,竟然爬入我嘴内,痒痒的。我忍不住张开嘴。一抹红光,状似血蛇,直冲云霄。半空中血蛇一声长啸。

      啸声直震的附在山壁上的雪块下雨般砸落下来。我再瞧去,血蛇已凭空消失。“轰轰”雪块密麻地一块块砸落在我身边,我赶紧翻身,乱舞双手。挥打自空中下落的雪块。只听“哐啷,轰轰”几声巨响,山壁上本来没下落的雪块,竟被我的掌力震落下来。令我惊喜的不是我的内力陡生十数倍,而是掉落雪块的山壁上长满了绿色植物。待仔细一看,那些绿色植物竟是灵芝,冬虫夏草等珍稀药材。看着满山壁都是奇花异草。我大喜狂叫:“奇迹,奇迹,苍天有眼……”当下,一口气吃掉十几株灵芝和一些不知名儿的花草。

    因为我服下血蛇的血液,已不惧任何毒物。如此过了三天,待第四天,奇迹再现,我发现一个山洞。洞内有一石床,床上赫然躺着一具干尸。看衣着,大概有三百年啦!因崖下气温低。故而未化。但体内水份已被分解完。面貌已看不清,刚看到时,着时吓了一跳。后来慢慢放松下来。毕竟是死人。我看向四周,约丈宽丈长七尺高。除一床外,别无它物。又看向干尸。胸部凸出似有东西。走进扒开一看,是四本武功密笈。一本是“吞噬大法”一本是“宇宙霸王拳”一本是“神龙游步”轻功身法,一本是“扩音震”狮子吼内功心法。


【地狱录】第三章:地狱帮琐命猎王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