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燕子目录网站 » 站长资讯 » 资讯文章 » 文章资讯 » 文章详细 订阅RssFeed

【地狱录】第六章:子杀父无言(结局)

来源:西楼寻梦博客 浏览:28次 时间:2019-05-23


西楼寻梦


  “噗噗”几声金属破体声,天达,李克敌,颉风等因被“扩音震”狮子吼震的真气溃散。软瘫无力。刁小心,尤龙伺机狂打婪砍。尚未清醒,有的已受伤在刁小心,尤龙手下…..

  刺眼一绿一黄两道光分上下扑向邱天鹤。速度之快,已超出肉眼极限。邱天鹤嘎然停声,止吼,双臂齐发。一招“霸王射日”两道气团拍打出去,直撞一绿一黄两道光而去。于之同时。滴溜一转,已油步滑开丈许。他虽然在这一刹间止吼,出招,闪避,速度疾如闪电,一气呵成。右肩,左腿小肚还是被剑气与刀气划伤三寸伤口。殷红鲜血,丝丝流出。

  “吞噬大法”——-这是他练成“吞噬大法”第一次流血。三十年啦,三十年不曾流血。这一次流血,让他感到心慌心悸。

  只见西门伊朗双手握刀柄,刀尖刺地,左腿屈曲,右腿微屈,成半蹲半立状。双眸静视邱天鹤。而东门小涛左手叉腰,背依西门伊朗。右手之剑,笔直指向天空。歪头邪笑,眯视邱天鹤,嘻嘻笑道:“邱天鹤,怎么样,我们的‘超级酷哥二人组合阵法’滋味不错吧?”这阵法有点滑稽亦有点可怕。邱天鹤气的咬牙切齿,怒视着二人,双手张开,衣袖慢慢鼓起,衣袂无风自动……

  邱天鹤一止吼声。慧心方丈,火极真人当先清醒。但见刁小心和尤龙宰鸡般打李克敌,天达等人。他们现在虽然醒转,但刚才被刁小心一把银剑刺的伤痕累累,血污全身,奄奄一息,哪有反手之力。慧心方丈,火极真人及项全和聂天海忙扑向刁小心与尤龙。慧心方丈的“大力金刚掌”火极真人的“海威掌”项全的“降龙十八掌”和聂天海的“勾魂吴钩”,四人一去。刁小心二人顿感吃力。陡闻一声“飞龙在天”只见项全双掌化为无数掌影。身子一旋,掌影化为一条巨龙。响全暴射向天空。贯满真气,双掌齐推。那条由掌形化成的龙快速飞向刁小心,尤龙二人……

  邱天鹤终于出招了。他那贯满真气的双袖上下一摆。竟自袖中排出两股劲风。吹的灰尘漫天,落叶起舞。人随双袖上下摆动,直直飞向空中。如苍鹰翱翔,云鹤冲天。难道,这就是“神龙游步”最高境界“凭空升天”?

  东门小涛见邱天鹤向他飞来。忙提醒西门伊朗“西门兄,小心应战”

  “战”字刚出口,突见邱天鹤半空一个“倒卷身”并使“神龙游步”飞射项全。项全双掌刚排出,忽觉眼前一闪。邱天鹤已硬接了项全双掌。“砰”四掌相碰,一声闷哼。项全狂喷一口血,半空中摔落下去……

  刁小心一拉尤龙的衣角。滑步向后疾退丈远。“嗵”一声响。项全刚才双掌打出的那条龙恰好击在他二人刚才所立之地。巨龙化无,一条三尺长宽大坑呈现面前。

  慧心方丈连忙使出“一苇渡江”身形一飘,抄住落下的项全。忙点他周身六大穴。此时,项全脸色煞白,汗珠呈现,气息不稳。慧心訇道:“阿弥陀佛,邱帮主好毒的手段”

  “本王毒不毒,还由不得你们定论,都去死吧!”邱天鹤一落地,双臂狂舞。人影突左突右,忽前忽后。双手一缩一张。“宇宙霸王拳”一连五招:“霸王发威”“霸王劈山”“霸王射日”“霸王回头”“霸王别姬”连续打出。人影由一化二,由二化三化四化五。人影交错。人影有五化四化三化二化一。邱天鹤收式调息。与此同时,七声惨叫分一东一西二南一北,一东北一西南陆续响起。慧心,火极真人包括邱天鹤也忍不住看去。

       他惊疑,自己分明打出五招,打中五人,应该有五声惨叫,何故传来七声惨叫。所以,他定神去看。只见西面天达中了自己一招“宇宙霸王拳”倒在地上,口鼻流血,不醒人事。西南聂天海同样不醒人事。东南施真师太,东北李克敌,北面颉风因中霸王拳,已晕死过去。当他的眸光停在东门小涛与西门伊朗二人身上时。脸色由铁青变为紫黑。脸上肌肉不住抽颤。几乎发狂。二人身上并无特别物。

       只是二人脚下各踩一尸体,西门伊朗仍是和刚才一样成半蹲半立之态。而劈地刀此次不是刺在地上。而是刺在尸体胸口,鲜血正在汩汩冒出。他的左脚正好踩在死者脸上。虽看不清死尸面目。从衣着上看,邱天鹤可以认出。那就是地王尤龙。东门小涛同样左手叉腰。背依西门伊朗。右手之剑,直直指向天空。一条血流顺着剑缝缓缓下滑。经阳光照耀,刺眼,恐怖,夹杂着一种无形的杀气。而他的双足踏在死尸的胸口,死尸的脑袋正好面向邱天鹤。从死尸的脸上可以看出,他死时并不觉得痛苦。但可以证明一点,他是被一种锋利而速度又奇怪的招式所杀。他是谁?他就是刁小心。在四大枭将中,就数刁小心最“刁”啦!今天,以这种手法将他击毙。也算是“便宜”了他。

  邱天鹤看着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恐怖,恼恨,狰狞几乎变形的面孔。像一只吃人的猛兽。东门小涛二人也同样眸视邱天鹤。眼中透出极限杀气。三人彼此对持着。均没有出手。良久,东门小涛打破僵局。道:“宇宙霸王拳可谓天下无敌拳。一出手,竟重伤当今武林门派首脑,首屈一指的高手”话锋一转,嬉笑道:“不过,我东门小涛也不错。自创的‘超级酷哥二人组合阵法’杀了你两大枭将。这一局,平分秋色”

  邱天鹤在地狱山万丈深崖独自生活三十年。却没断去他的七情六欲。和四大爱将生活近三年。早视他们为兄弟。今,竟一一惨死。他心中的那股恨,怎以文笔语言所能表达出来。唯一表达出心中那股恨。就是宰掉东门小涛等人。迎天一声撕叫。“宇宙霸王拳”一招接一招疯狂打出。完全是拼命狠招。“宇宙霸王拳”本是世上一盖世神功,威力无比。再加上他用了全身功力。所到之处,皆卷起股股狂风。落叶满天,飞沙走砾,昏天暗地。火极真人见此,跃上前,想制止邱天鹤。才打四招,就被邱天鹤连打中三拳。分别打在胸口,小腹,和脑袋。被抛摔两丈远。口鼻鲜血争先涌出。进入晕死状态。慧心方丈一招打去,被邱天鹤左手抓住手臂,右手成拳。雨点般狂打慧心胸腹处。慧心左手就去点他双目。被邱天鹤手一挡,身子旋转。一脚踢在脖子上……

  邱天鹤歪头一闪,避开东门小涛一剑。左脚踢出,震开西门伊朗的‘劈地刀’身子一拧,窜到东门小涛背后。左手滑空抓去。待东门小涛发觉时,邱天鹤的左手已碰到他的衣服。虽然东门小涛极力向前纵去。背后衣角还是被邱天鹤抓下一截。与此同时,右手运斤成风。一式“霸王劈山”隔空打向东门小涛,东门小涛还没来得及回身挡驾。就被“霸王劈山”虚气打中后背。跌落在青石板上。身子动了动,翻身打滚,嘴里每咳嗽一下就吐出一大口鲜血。“啊”邱天鹤惨叫震耳欲聋。一不留神,左手四指被西门伊朗齐齐砍掉。殷红鲜血如喷泉般溅了西门伊朗一身。邱天鹤惨叫之时,右手之拳也在同一时间重重打在西门伊朗作肩上。一声骨碎声,邱天鹤又暴踢左腿,将西门伊朗踢在一棵齐腰粗的已遭残害的树上。又‘啪’的一声。掉在草圃上。血流不止。右手握刀之手慢慢松软……

  邱天鹤一步步走向东门小涛。此时邱天鹤浑身是血,好似那地狱厉鬼,好不骇人!东门小涛支剑站立起来。又被邱天鹤一拳击在脑门。‘扑通’一声,迎天倒地,鲜血又再次吐出。在倒地的一刹那,自颈中露出一玉佩。正是这玉佩出现。令邱天鹤紧握的拳头,一点点松开。眸中已湿润。“神龙游步”人影一晃,把玉佩从东门小涛颈中绳索中断绳取下。以残抖的双手抚摸玉佩。玉佩是上好瑾石。阳光一照,发出灿烂荧光。煞是好看。玉石内雕着一戏水天鹤。水上还有几片荷叶和荷花。荷花上有一轮晨日。发照出万道金光。抚摸着,已有二三滴眼泪坠落在玉佩上。脸上已泪流成行。口中喃喃道:“红莲…红莲….你在哪里…你到底有没有死啊…”

  东门小涛闻言,心中甚是诧异。心付:“红莲,这不是我娘的闺名吗?他怎么知道。听他口气,好像认识我娘。且关系非同一般。”

  攸然“东门公子,这玉佩,你从哪里得来的,本王求你,实告之。”邱天鹤挂泪的脸呈现出岁月的沧桑。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

  东门小涛道:“不瞒邱帮主,这玉佩是我娘自小送与我的。说是可以辟邪,还可以带来好运。”

  “你娘闺名可是叫春红莲?”

  东门小涛点点头。

  “天意啊”邱天鹤嘶哑的声音充满凄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这样玩弄我。造化弄人。。。当真是造化弄人啊。”喘着粗气,沉思一会,又悲声徐徐道来:“那夜,我率人杀入东门府,见到你娘,就觉得她极像红莲。当时,我根本就没细心想到会有那么巧。。。红莲,我为你上地狱山抓血蛇,你却和东门卫冬结为夫妻。你怎么对得起我啊?是‘老天弄人,还是前因后报’?”

  慧心方丈从地上支撑站起。疑问道:“如此说来,那天在地狱山山崖边,将你打落万丈深崖的就是东门卫冬?”

  “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邱天鹤发疯似的大叫:“那时,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他为什么要害我呀?”

  “不是的”东门小涛一声大吼,“霍”地一下,从地上站起,訇道:“不是我爹把你打落万丈深崖的”东门小涛将脸别过去。回忆道:“小的时候,有一次,我贪玩将衣服挂破了,就去找娘补。刚到她的房门前,就听见爹对娘说:红莲,不要伤心了。昨天不过是作了一个梦。当不了真的。我娘哭道:可是,在梦中他分明还活着。我爹安慰我娘道:听赵漠说,他亲手把他打落到万丈深崖。再者,事情已过去近十年了。赵漠已被我打死。也算为他报了仇。”

  赵漠——邱天鹤当然认识。就是他当年的结拜兄弟。这个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测。还深通医理毒药。曾救过邱天鹤一命。所以,邱天鹤特别尊重他。“想不到会是他害我性命”邱天鹤恨声自语道。

  东门小涛见邱天鹤闭口不语,双眸无彩。接道:“随后,我娘又说:卫冬哥,谢谢你。要不然,我恐怕早被赵漠那丧尽天良的歼人所污。我爹叹一口气说:都十年了,还提它干吗,我会好好照顾小涛的,也算是对他有个交代。”说到最后一句。东门小涛本来不想说。但还是流着泪说了出来。

  邱天鹤闻最后一言。整个身子如触电一般。露出不信与高兴之态。扫一眼东门小涛。见东门小涛泪流满面。猜知他所言非虚。狂喜颠道:“听东门卫冬之言意。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儿子…哈哈…我有儿子…我有儿子啦…苍天有眼啊…我也有儿子啦…”喜极而泣,泪花再一次流出。

  “不”东门小涛大叫:“我不是你儿子,你也不配做我爹。”

  “为什么……为什么?”邱天鹤闻言,如五雷轰顶。

  “因为你是个杀人魔王!”

  “啊”邱天鹤怪叫着。抛起玉佩,一拳隔空打去。玉佩碎为万块。簌簌下落。双手抱头,不断捶打。他也不想当什么杀人魔王。换成任何人,在万丈深崖下生活三十年,也一定会对世人不满,对老天做出的极不公平的安排发出恼恨,加之有‘天魔’遗命。所以他的心早已经在变残忍。这一切也都是老天在游戏他。口里哭着大喊:“我儿子不要我啦。。。我是杀人魔王。。。我儿子不要我啦。。。”状似疯子。是的,毕竟他还是人,一个活人,他的心再残酷,也是有七情六欲。当年近六十已经算是个老头子的他得知有一个儿子时,又有谁能体会的到他那时的兴奋心情。应该说—–没人能体会的到!在他听到儿子不认他这个父亲时。又有谁能体会的到他那一刻的痛苦心情。应该说—-也没人能体会的到!

  东门小涛看向慧心方丈,又看向西门伊朗。最后目光定在邱天鹤身上。这才是他真正的爹呀。可是他却不能相认,不是不能相认。而是他不想相认罢啦!因为他是个杀人魔王。他的外号就叫“琐命猎王”

  看着已近疯狂的邱天鹤。东门小涛泪花簌簌下落。这才是他的亲爹—–给育他生命的爹呀!如果杀了他。要遭天遣地诛的。毕竟,儿子杀父母,自古天地不容。但,他确实是个杀人魔头。灭东门世家,西门世家。毁丐帮,泰山派,恒山派,全真教等,加之此次剿战又杀四千余人。共计六千条人命。如此滔天大罪。能放过他吗?东门小涛心陷入极端矛盾之中。杀他,天诛地灭。不杀,六千条冤魂!六千条人命!难道让他逍遥法外吗?可对得住良心?对得住天理?看向西门伊朗,咬咬牙,‘开天剑’紧握在手。西门伊朗也提刀过来。“哗”一道绿光,一道金光分别按在邱天鹤的脖子上。东门小涛含泪哭腔颤声道:“对不起,我不能放过你”

  邱天鹤此时倒理智了许多。悲声道:“涛儿,爹求求你,可不可以叫我一声爹?爹死也瞑目啦”一代枭雄,此刻却像一个渴望得到乞求的乞丐一样。他在渴望,渴望东门小涛开口叫他一声爹。就是死,亦无所谓!是的,半柱香之前,他还是一个毁帮灭派不可一世之枭雄。一旦知道自己亲手杀了至今仍最爱的女人及还有了骨肉,心中的霸世雄焰,顿时化为乌虚。枭雄伦为一个像乞丐一样的老头。人很容易被感情击倒,特别是迟来的感情。哪怕曾经封闭,孤独,恼恨,无情生活三十年。

  东门小涛看到一下子苍老古稀的邱天鹤。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脸上肌肉无法自控地颤抖着。终于,声音随着泪珠一齐出来:“爹”

  “爹”字喊出。‘开天剑’横切下去。西门伊朗也泪水模糊,手中‘劈地刀’一旋,斜削下去……

  一个“爹”字,让邱天鹤陡然变的那么平静。像是沉思,又似发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知是悔笑?是惨笑?是悲笑?还是满足的笑?但与此同时。他什么也不知道。神识一片模糊。慢慢,慢慢地,慢慢地倒下去!

  一代狂人,又重演三百年前那场悲剧。同样是那么巧。死在‘开天剑’和‘劈地刀’之下。但,这次悲剧似乎比上次更悲。因为,邱天鹤死在自己儿子的剑下。而东门小涛竟杀了亲生父亲。问苍天还有比这更悲凉的事吗?

  慧心方丈见邱天鹤死去。来到东门小涛身边,双手合十。开导小涛道:“东门公子,你虽然杀了他,但他是杀人魔王。江湖人知后,也不会怪你的。相信上天会宽恕你的,阿弥陀佛!”

  东门小涛双眸无光。一字一字道:“自古至今,不论大侠士还是清官。杀死自己亲生父母之人。终是不肖儿。为人子,却杀父,天地不容。我走以后,望大师和西门兄将我和我爹娘葬在一起。我东门小涛谢谢……”

  说至此,便向后倒去。西门伊朗与慧心方丈忙扶住他。只听到“汩汩”流水声。二人低头一看——东门小涛小腹处插着一把剑,一把无所不催的剑——开天剑!直没剑身。只露出一剑柄。血,顺剑身哗哗流出……

  后记

  西门伊朗答应东门小涛死后将尸首并邱天鹤合葬于他娘与东门卫冬棺内。另外,又将他二弟小妹尸首一起合葬。一家六口,共为一棺。

  慧心方丈也将项全等人接入少林疗伤,有有要事在身不想去少林直接回自己门派的。在少林疗伤者,伤好后。各自回自己门派。帮派灭亡者,又得以重建。地狱帮彻底瓦解。江湖又得以平静。

  结局了骨肉,心中的霸世雄焰,顿时化为乌虚。枭雄伦为一个像乞丐一样的老头。人很容易被感情击倒,特别是迟来的感情。哪怕曾经封闭,孤独,恼恨,无情生活三十年。

  东门小涛看到一下子苍老古稀的邱天鹤。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脸上肌肉无法自控地颤抖着。终于,声音随着泪珠一齐出来:“爹”

  “爹”字喊出。‘开天剑’横切下去。西门伊朗也泪水模糊,手中‘劈地刀’一旋,斜削下去……

  一个“爹”字,让邱天鹤陡然变的那么平静。像是沉思,又似发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知是悔笑?是惨笑?是悲笑?还是满足的笑?但与此同时。他什么也不知道。神识一片模糊。慢慢,慢慢地,慢慢地倒下去!

  一代狂人,又重演三百年前那场悲剧。同样是那么巧。死在‘开天剑’和‘劈地刀’之下。但,这次悲剧似乎比上次更悲。因为,邱天鹤死在自己儿子的剑下。而东门小涛竟杀了亲生父亲。问苍天还有比这更悲凉的事吗?

  慧心方丈见邱天鹤死去。来到东门小涛身边,双手合十。开导小涛道:“东门公子,你虽然杀了他,但他是杀人魔王。江湖人知后,也不会怪你的。相信上天会宽恕你的,阿弥陀佛!”

  东门小涛双眸无光。一字一字道:“自古至今,不论大侠士还是清官。杀死自己亲生父母之人。终是不肖儿。为人子,却杀父,天地不容。我走以后,望大师和西门兄将我和我爹娘葬在一起。我东门小涛谢谢……”

  说至此,便向后倒去。西门伊朗与慧心方丈忙扶住他。只听到“汩汩”流水声。二人低头一看——东门小涛小腹处插着一把剑,一把无所不催的剑——开天剑!直没剑身。只露出一剑柄。血,顺剑身哗哗流出……

  后记

  西门伊朗答应东门小涛死后将尸首并邱天鹤合葬于他娘与东门卫冬棺内。另外,又将他二弟小妹尸首一起合葬。一家六口,共为一棺。

  慧心方丈也将项全等人接入少林疗伤,有有要事在身不想去少林直接回自己门派的。在少林疗伤者,伤好后。各自回自己门派。帮派灭亡者,又得以重建。地狱帮彻底瓦解。江湖又得以平静。

  结局

【地狱录】第六章:子杀父无言(结局)的图片